台灣汽車自主設計起源 - 裕隆工程中心

2019/07/15 10:00

1953年,裕隆汽車創辦人嚴慶齡在新店市大坪林,也就是現今裕隆集團總部現址設立裕隆機器製造公司,在這裡生產第一部吉普車,帶動台灣汽車工業萌芽發展。當時的台灣民生百業待興,裕隆成功試造第一輛吉普車後,也開始與美、日等同業簽訂合作契約,除了成為日產(NISSAN)全球第一個海外授權生產汽車的公司,並生產各種汽車零件,逐步提昇台灣汽車的自製率。

但是當時的台灣汽車工業無論怎樣提高自製率,畢竟還是受制於國外原廠。有鑑於此,1981年吳舜文董事長投入二十億元,超過當時裕隆資本額的三分之一,在桃園成立「裕隆工程中心」,網羅國內技術人才,為台灣汽車工業建立了第一個現代化的汽車研發基地。

工程中心的成立,當時,進入裕隆工程中心成為許多年輕人心中第一志願。在國內前無古人,凡事實驗性質比例高,特別重視吸納汽車設計工程具專業有經驗的人才,當時工程中心投資人才培育,將設計研發人員送往美國受訓,並參加國外研究機構的訓練課程、參觀各大型國際汽車展覽、拆裝各國名廠樣車,逐步建立起自行設計的能力。如今,這一群工程中心的熱血青年,很多都成為日後裕隆集團經營與運作的骨幹,或投身台灣汽車產業中扮演要角。

回到1986年,裕隆工程中心正式推出了第一輛由國人自行設計車體的「飛羚101」,為台灣汽車工業寫下劃時代的紀錄,也為台灣汽車設計奠下基礎。

飛羚101的研發,讓台灣汽車產業可以從製造組裝,走向具備設計車型的技術能力,後續提升裕隆集團在汽車產業發展,與合作夥伴的合作關係由國際分工提升至研發層次,從飛羚101、102、Arex精兵,乃至於中華威利商用車都是由台灣自行設計。

7car<小七車觀點>推動台灣本土車輛文化傳承的使命依舊是多年來不變的堅持,
見證了裕隆汽車回購自行設計的車款,包括速利301、飛羚102、速利311等等車款之後,這次將帶領讀者們透過這次的訪問者,包括裕隆董事林信義、工程中心前員工薛立宇,從中回顧裕隆工程中心的秘辛。


林信義

現任裕隆董事林信義先生服務裕隆集團數十年之久,對於裕隆集團最為熟悉,爾後因產業界豐富的經歷與卓越的成就,被延攬至政府擔任經濟部長、行政院副院長等職,藉由其親身參與的經驗中,發掘裕隆在台灣汽車產業,甚至經濟發展中扮演的關鍵角色。

1.    裕隆集團的發展猶如台灣汽車產業的縮影,裕隆集團發展的歷程中,哪些是您認為對台灣汽車產業有關鍵性影響的關鍵?

我在集團38年了,可以說是參與裕隆集團的大半部分,裕隆汽車最早都是跟國外車廠合作開始,一開始當然不是整車的設計,而是進行車輛的外觀設計改造,包括車頭、車尾等等部分。後來吳舜文董事長投入二十億元成立了工程中心,裕隆才有了自主研發技術的能力,像是飛羚、中華威利商用車都是裕隆從無到有100%自主研發的車款。以至於到現在的 Luxgen,已經有了自己的引擎、底盤、車身和內裝,加上現代電子化配備,這些技術通通經過時間累積而來。

另一方面,對於人才的培育裕隆汽車也做了很大的貢獻,當今很多從事汽車產業的人才都是在這段時間養成,這個部分是大多數人比較難以查覺的地方。

2.    您在裕隆集團服務數十年時間,歷經的政經及世界環境局勢變化甚多,哪幾件事,是您認為印象最深刻的?當時裕隆集團做了那些對應,其成效及對後世的影響為何?

裕隆汽車是台灣最早成立的汽車廠,後來汽車廠一家一家成立,面臨越來越多的對手競爭,加上進口車重重環伺之下,裕隆集團旗下的中華汽車選擇迎合市場趨勢不斷轉型,成功跨足乘用車市場,而後產量及銷量逐年提升,成為國內銷量第一名的車廠。

當時裕隆集團也為了減少溝通成本開始嘗試廠辦集中,將車輛的開發、整合,乃至於行銷廣告都在三義廠執行,一千多位個員工全部在廠內試車,共同給出意見,所有問題一次到位來解決,所以開發出來的產品品質就非常好,同時也反應在銷量上,成功替裕隆集團衝上另一個高峰。

3.    您在服務公職期間,從公部門的角度觀察,您認為裕隆集團對於台灣社會整體的貢獻為何?

汽車產業是一個火車頭工業,產業鏈的非常廣大,車輛組成也需要多種材料,包括鐵、金屬、化工、電機、電子等等,因此國產車能帶動上下游的零組件商,加上車輛的銷售、保修,每年能貢獻的產值約4000億。

裕隆集團除了汽車產業之外,也成立了慶齡工業基金會、新聞、醫學等基金會,透過單位合作建設醫療系統、文化與媒體。裕隆集團一路走來始終很盡力地在做好在地企業的本份,努力回饋社會。

4.    裕隆集團是台灣最大的企業之一,也是歷史最悠久的大型企業,您認為哪些企業文化是支撐裕隆能夠屹立不搖的原因?

裕隆集團的企業文化,除了善待供應商、經銷商、顧客之外,特別是員工,裕隆對於員工非常好,最早台元紡織於竹北設廠,吳舜文董事長率先於員工宿舍裝設冷氣,還讓當時的女員工在職進修,把員工當家人在照顧。1994年,中華汽車楊梅廠同仁宿舍完工;1996年設立幼兒園,目的就是要讓員工的身心安頓。

廠辦集中的時候,嚴凱泰執行長第一件事情就是發現員工吃得太鹹、宿舍不夠好,直接重新整頓。裕隆集團對於員工所做的一切,都是把員工當家人,而員工也會把公司當家,創造一個「Family」的文化。

薛立宇

薛立宇先生進入裕隆工程中心擁有13年的資歷,前7年主要執行測試的工作,最後6年當中有1年擔任了結構分析組組長,最後5年於專案室負責規劃,推動產品專案,在汽車產業同樣擁有豐富的經歷與成就。

1.    您有一些在工程中心的記憶或小故事可以分享嗎?

我在飛羚101開發的過程中,主要是進行測試工作。測試工作分為實驗室測試、整車測試兩個部分,我們測試主要就是要找出問題點,探討並且改進。測試有三個大方向,一個就是性能測試、第二個是安全跟法規、第三個耐久的測試,我主要是從事耐久的測試。

當我接到這個工作的時候,我第一個就想說,耐久測試,那我們車子要使用多少公里呢、客戶要使用什麼樣的情況來開車子呢,這些都沒有人告訴我們答案。

我們就決定自己來做調查,請業務單位提供車主的資料,尤其是計程車車主的資料,寫信給這些車主。想了解一台車長時間使用的狀況,結果全省大約有20多個車主回信願意接受採訪,於是我就跟同事在全省跑透透拜訪,了解他們開車習慣,行走非鋪裝道路的比例、車子的壽命是多少,把這些收集資料整理之後,設定為飛羚設計的目標。

設立完目標之後,我們便開始在車輛上面裝上測試儀器,按照目標實際開車去檢驗數據,收集車輛所受到的負荷值。有了數據之後,就在實驗室或是工廠裡面,鋪設一條比實際環境還要嚴苛的道路,因為使用更嚴苛的條件才能用更短的時間將車輛測試完畢。

有趣的是,在我們去訪問一位位於嘉義的計程車司機,訪問進行到一半的時候,他突然接到一個生意,立刻要起身前往關子嶺去。因為訪問只進行到一半,這位運匠也跟我們說,你們可以開車跟在我車子後面,這樣子你們也知道我是怎麼開車的,到了關子嶺我們再來繼續訪問。

那時候我們都還很年輕,開車經驗也不多,於是就跟著一位職業運匠開了三十公里的山路,他的過彎速度真的是把我們嚇了一身冷汗,不過這也讓我們頭一次了解到一部車子,尤其是性能不錯的車子,可以讓車主擁有更高極限來進行操駕。

那一次的經驗很可惜沒有帶著儀器,不曉得他這樣高速過彎的時候,車子所受到的負荷是多大,所以我們回到公司之後,也要把這樣的負荷模擬出來。後來我們在一部車子上裝滿了各種感應器,並且找了公司裡技術最好的試車員,請他模擬車輛在高速過彎的極限數據,後來就找到台七乙線,那時候我就坐在副駕駛座上來負責操作感應器。

只記得同事在盡情發揮車輛極限的時候,我整個人在車上晃來晃去,手不自覺地趕快握住車上的橫桿,十幾分鐘過後到現在只記得一件事情,就是我的手已經張不開了,這是我在工程中心工作時深刻的經驗之一。

2.    您參與了飛羚101的開發測試,並成功研發出由國人自主打造的第一部車輛,您當時的心情是怎樣呢?

我那時候三十多歲,每當有人問我在哪裡工作的時候,我總是很驕傲地說在裕隆公司,我是設計飛羚101的。

在上市之前,其實廠內有很多的原型車,坐進飛羚101的駕駛座,看見儀錶板燈光亮起,自主檢查再滅掉,那時候心中真的是非常激動。因為這是結合國人智慧所開發出來的第一部車子,也是我們的心血,並且是貨真價實。同時轎跑外型風格非常帥氣,不管是站在車旁或是坐在車內,那股驕傲油然而生。

 

3.    飛羚101的成功上市,在國人面前亮相,您還記得當時國人對於飛羚的評價是如何呢?

對於國人來講,我覺得應該算是一個驚喜。大家都知道民國七十幾年的時候,台灣工業都還是處於代工生產的階段,沒有一樣是真正國人設計出來的產品,而飛羚101的誕生正顛覆了當時的想像。

依稀記得那個年代只要有人在路上看見飛羚101,總是會多了注目禮,同時這也代表著當年的大眾都會為這款由國人自主開發、設計生產出來的車子感到光榮,也是國家進步的一個表徵。

4.    您在汽車產業擁有豐富的經歷,作為一名國產車的開發成員,您對於工程中心看法是如何?

在民國70年代,台灣工業還處於停留在製造組裝的階段,自產研發能力不足。當時裕隆汽車肯投資龐大金額培養一批工程師菁英,一切從源頭開始,了解到一個工業產品如何設計出來,慢慢建立起一整套的設計流程,這是我覺得最了不起的地方。我記得在那時候碰到問題,真的都沒有人可以問,只能倚靠自己摸索出答案。在年輕的時候能有這樣難得的經驗,對於我的人生受惠無窮。

裕隆工程中心可以說是台灣汽車研發人才培育的初生搖籃,靠的是打造第一部國人自主研發汽車的熱忱,經過了30年多載,裕隆汽車依舊朝著自主研發汽車前進,持續打造自主品牌,帶領華創車電與新加入的年輕工程師繼續向前邁進,結合台灣汽車研發能力與車聯網、汽車電子模組創新科技,繼續為台灣汽車工業史寫下新頁。

BackTop
系列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