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蜷川實花展】MIKA NINAGAWA 展覽介紹

2016/03/18 13:48

廠商:台北市文化基金會台北當代藝術館
發布日期:2016.03.18

【蜷川實花展】MIKA NINAGAWA

展覽介紹

台北當代藝術館今春隆重上檔的【蜷川實花展】,是藝術家自出道以來最大規模的藝術回顧展。 本展完整鋪陳了蜷川實花近二十年來的創作軌跡,精要呈現了藝術家多元的創意表現及其連結脈絡,從形式到內涵,帶領觀眾一層一層地進入蜷川實花獨特迷人的意象世界。從青少年時期便熱愛拍照的蜷川實花,大學時候參與不同公開攝影比賽,呼應女性攝影師紛紛出線發聲的新浪潮,開始崛起於日本藝壇,並於2001年獲得了日本最具代表性的木村伊兵衛攝影獎。憑著獨特的視覺風格和鏡頭美學,蜷川實花在攝影界和市場上獲得了極大的成功,亦將其美學風格作了動態的延伸,2007年首部電影〈惡女花魁〉以及2012年的〈惡女羅曼死〉也得到了業界、評論、媒體及票房上的多重肯定;此後,蜷川實花不斷跨足流行文化產業,先後為多位國際著名偶像明星拍攝音樂影片,為企業商品拍攝廣告,本身也日漸活躍於娛樂圈中,成為隨時被媒體關注報導的藝術名人。2015年伊始,蜷川實花進一步發表自創品牌「M/mika ninagawa」,推出個人風格鮮明的服飾設計,積極進軍時尚產業。而當其個人藝術創作及品牌事業同步發展之 際,奧運委員會及殘障運動會籌委會也正式邀聘蜷川實花擔任2020年東京奧運的籌委會理事, 印證了其藝術成就不論在民間或官方,正不斷地擴張其吸引力和影響力!

本次於台北當代藝術館的個展,蜷川實花除了展出近二十年來的靜態攝影代表作,包括《花系列(Flowers)》、《液態夢幻(Liquid Dreams)》、《櫻(SAKURA)》、《名人肖像(Portraits)》、《自拍像 (Self-image)》、《種一棵樹(PLANT A TREE)》,以及《暗黑(noir)》等糸列,藝術家也特別規劃了一個裝置空間〈TAKE OVER THE WORLD〉,集結其歷年涉獵影像創作、商品企劃、及時尚設 計等領域的過程軌跡和多樣成果,從中可以見識蜷川實花過人的創作精力,感受其多面的藝術才華。本次展覽内容及動線規劃,將當代館展場分為三大區塊,一樓色調繽紛地呈現了自然與人工美學的混融,兼或觸涉了日本消費文化中的耽美現象與內在矛盾;二樓前段讓觀眾窺探蜷 川較個人化及私密內心的領域;及至空間最大的201展間,則有轉進為有如馬戲團般的浮世歡樂世界和民眾參與現場,而這裡也可視為藝術家馳騁藝壇征戰四方數十年後,註記和分享其輝煌戰果的紀功室,蜷川以絕對的自信和不斷擴張的行動,宣告了「攝影」不僅是影像再現的方法,更是自我主張、自我實現的極佳媒介與手段。

「最古老的,也就是最先進的」。蜷川實花以此為中心概念,今年特別與日本四國愛媛縣的著名老店「道後溫泉」合作,將古老的建築與街道轉化為百花齊放、魅力四射的文化藝術樂園,從而揭開了「道後溫泉藝術季」的序頁。時值2016年臺北市「世界設計之都」各項活動陸續開跑,當代館的古蹟建築空間,也因【蜷川實花展】華美絢麗作品的介入和活化、妝點,而呈現出全然不同的風貌和氛圍。在藝術、設計與文創產業整合成為時代命題與全球共競潮流之際, 本展無疑特具有觀摩、借鏡的作用和意義,而蜷川實花的展覽和國際巡迴展出計畫,因為見證 了從個人創作者蛻變為一個世界品牌的成功模式,相信將會在各地引發更多創意的火花,以及 「有為者當若是」的行動效應。


LEXUS for MIKA〈魅•車〉
空間裝置、 數位輸出 Site Installation,
Digital Print 2016

當代館廣場展出的〈LEXUS far MIKA (魅•車)〉,將一部休旅車,從現代主義風的極簡、單色,轉化為蜷川實花式的繁馥、盛錦。工商量產的消費物,也因此變成了獨一無二的藝術品, 車體外觀以蜷川實花最具個人風格的花樣和花色,作為裝飾性和表現性的元素,結合了輕鬆自由的影像拼貼手法,和先進時髦的汽車包膜工藝,在汽車工業極致凝煉的設計中,注入了感性優雅的動能美學,這是蜷川實花跨足攝影、製片、電影、時尚等領域後,又一次媒合商業、設計與藝術的合體之作。【蜷川實花展】以台北當代藝術館作為世界巡迴展的首站,此作也展現了一種預示馳行的姿態,和由此啟動的象徵意義。

蜷川實花的鏡頭,擅於運用飽滿的視覺和具有張力的影像演繹生命躍動之美,透過豔彩色域的鋪陳、冷暖色系的鮮明對比或暈化轉換,推衍出寬闊而多樣的視覺層次,讓一朵朵盛開的花, 從中成為視覺的焦點和世界的亮點;在她的作品中,真實自然與人工做作之美,可以同樣地張揚恣肆、美麗綻放,真實與虛幻可以平行合奏乃至於徹底化除界線,而共創蜷川實花最喜歡的一種既迷幻又絢爛的幸福感和喜悅性。無怪乎日本美術評論家松井(Midori Matsui)稱譽她為: 「地上的花,天上的色」。

入口形象區、105 展間、105 走廊 / Entrance Hall, R105, R105 Hallway


Flowers Series (花系列》
數位輸出、藝術微噴,透光片
輸出 尺寸因空間而定 Digital Print,Giclee Print,
Transparent Film Dimensions Variable 2016

在入口形象區、105展間及其走廊展出的《Fiowers Series (花糸列)》,集結了充滿生命活力和色 彩魅力的攝影作品,是捲川實花極個人風格的典型。拍攝主題除了形色各異的花朵,還含括了 金魚、蝶蟲標本、人像、雕像以及近攝的嘴唇等等,呈現出繽紛富麗的大千世界。這些影像作 品結合現場的鏡牆與門窗,將影像觀看的機制和作用,從形象光色的感知延伸成情境心理的檢驗。陣列整齊貼在鏡牆上的一幅幅作品,以美麗的姿態作為光的焦點,映射出真實世界的細碎 片段;用於洞視戶外大世界的窗,模擬呈現的則是各種微觀自然的視覺切片!於此,蜷川以虛擬交錯手法,極度美化了自然與生命的斑斕、撩亂,同時也揭露黑暗和死亡的威脅與存在。 隨著色彩與色塊的佈局、流動,105展間及其走廊,組作的畫面愈加濃重飽滿,一種排山倒海的視覺膨脹感,從逼視的近觀漸次推遠出空間來,而這正反映出藝術家創作的雙重角度。蜷川 實花自言:「我観察事物有兩個方式,一是盡可能從俯瞰的角度思考大局,二是盡可能觀察最 細小的部分。就是分別透過鳥和蟲的角度看世界,這兩點對我的創作很重要」。

對蜷川來說,小景觀的花朵、金魚、草莓、蜜蜂與大自然的藍天等等,本質上並沒有絕對的差 異,甚至物和我之間是可以同化合一的,她說:「…自己就像變成植物一樣,我很喜歡小蟲或 糊蝶停在花朵上面的片刻,有兩個時間點我會按下快門,一是感覺自己跟植物融為一體,想像 自己成為那個植物,二是小蟲停在成為植物的我身上,那一剎那,所有物體的輪廓是模糊的, 事物的界線變得有些曖昧,那個瞬間就是我變成花,花變成我的感覺」。類此,藝術家讓其肉 眼的敏銳感知,流洩成心裡的魔幻色彩,渲染到被攝物的表層、皮膜,湮漫了鏡頭下的花蕊、 魚鱗、果核,乃至於相機前的整個空間和世界。這些作品美麗的外形背後,存在某些完全相反 的意涵,如藝術家自言:「這更像是命運,母親給了我『實花』這個名字,因為她希望我可以 擁有花一樣的,會開花結果的人生,碰巧的是,鮮花那種短暫的生命力在創作中深深吸引了 我」。

 


FLOWER ADDICT Series《豔菊系列》
透光片輸出 尺寸因空間而定 Transparent Film Dimensions Variable 2009

一樓長廊,以蜷川實花鏡頭下的八幅菊花特寫,放大成現場八個窗景的圖像。品相各異、經過 人工染色而更顯得錦簇飽滿的菊花,原先是鏡頭俯視下的一種美麗「小尤物」,於此卻彷彿教堂牆面的彩繞玻璃花窗一般,以居高臨下、神聖堂皇的樣態,讓行過長廊的觀眾,逐一細看或 瞻仰它們的形色與光彩。使勁開展的蕊瓣,花色絕倫如群芳競豔,蜷川以花為主題的影像作品, 或呈現互補色的冷熱對比、或突顯近似色的相互簇擁,都有意讓色彩超越形體限制。色彩,如過飽和的「情/慾」一般,從本體或肉身湧溢而出,是以,在這些圖像中,可看到不少菊花被處理成如浸泡在色彩漿液中的狀態,來詮釋自然的活力和生命的喜悅。

再美的花,盛放之後終將凋謝,蜷川實花選擇清雅高逸、生命力堅韌的白菊,透過非自然方式, 讓活菊吸收人工調製的各色染料,而後成為鏡頭下花姿招展、美豔絕倫、集自然與人工之大成 的一種美感典型。此系列作品,從精神面呼應人們對於「生命當放、青春不可留白」的信念, 在創作手法上,也提出了將普世性期望結合當代視覺與流行文化的美學主張。菊與刀」,向來被用於詮釋日本文化中的兩極美學,菊花代表的是溫婉恬靜的自然觀照,武士刀象徵的是專注快準的人類行動,蜷川的自然與人工美學,隱約融合了日本文化的兩極。


Liquid Dreams Series (Photograph)(液態夢幻糸列)(攝影)

106展間中,展出以金魚為主題的攝影作品。金魚是鯽魚(*註)的突變體,人類為了觀賞和樂趣, 為了追求形色美麗又奇特的金魚,不斷地將其配種、改造,也因此導致金魚從細胞到生命的異常發展。金魚依存在人類所設定的美感樣式和生命框架中,以幸福自若的姿態成天悠游在毫無隱私的觀賞櫥窗中,蜷川作品對這種由來已久的豢養文化及其延伸效應,呈現了不贊同也不批判的冷靜觀點,因為人類本身其實就是生存在這種矛盾的框架裡。蜷川希望提醒觀眾,欣賞作品中這些金魚被操控的身體美感和生命狀態之同時,不要忘卻了反照自身最原本、真切、自然 的面貌和立場;對她而言,創作者拍攝呈現雖是有形、特定的事物,但是可以延伸為對一些價 值觀念、人文現象的探索。

註:鯽魚(學名Carassius auratus)在歐亞地區為常見淡水魚。鯽魚經過人工養殖和選育,可以產生許多新品種,金 魚就是由此產生的一種觀賞專用的魚類。

Liquid Dreams Series(Video)《液態夢幻系列)〉(錄像) 三頻道錄像    Three-Channel Video 3 分 5 秒    3 min. 5 sec. 2003

107展間的三螢幕投影裝置,同步播出蜷川專程到香港金魚街、泰國和其他亞洲地區所拍攝的金魚錄像,成群如織的金魚游動於顯然擁擠的透明水箱中,頂著偌大紅色頭冠,或身姿粉黛柔美、或金碧亮眼的金魚,映著一下紫藍和一下鮮綠的螢光水色和泡沬,彷彿爭相吸引路人的眼 光;反之,飼養這些變種魚群的人類,則是以模糊恍動的形影,來回出現在背景的市井街道中, 有意無意地,將主宰者的角色弱化成了無足輕重的芸芸眾生!感覺上,這些異質影音的複合和對話,有力地突顯了在本地城市和異國街頭同樣流行的一種文明,也就是將商業橱窗轉化成「觀看和被觀看」的流行舞臺和商業戲碼。


SAKURA Series《櫻糸列》

108展間四個牆面及地板,鋪天蓋地裱貼了櫻花盛開的數位壁紙,其中以粉紅色為主調的兩面牆,盛開的花幾乎完全遮蔽了天空,強調了旺盛的生命和豐滿的視覺,另外的兩面牆,則是鋪陳了白色櫻花和藍色天空,天地和諧對話的另一情境。在這四面牆紙上,以特寫鏡頭和更高解析度呈現的近十張樓花影像,選自2011年3月11日「東日本大地震」發生後,蜷川在那一星期中所拍攝的數千張作品,根據她自己的說法:「日本人都愛看櫻花,但地震後的那段時日, 大家都沒心情賞櫻了」。相反地,身為藝術家,蜷川想拍攝櫻花的心情卻特別強烈,她說:「…怎樣都忘不了那時怒放的櫻花,那櫻海一般壯闊的姿態、著實令人屏息難忘!那一週裡,我拍 下了 2500張的櫻花,拼了命地拍攝,彷彿為了要記住什麼似的...,日本是如此的美麗,我將 以此作為新起點,在我們重啟的新生活中認真地活著。」此系列作品展現的不僅僅是櫻花的美, 還有櫻花的堅毅與強韌,並藉此療慰受創者的心靈。

蜷川除了用攝影存記了那年因天災而失寵的櫻花,也特意將它們集結出版成《櫻(SAKURA)》 攝影專輯,除了以此證釋藝術家對於大自然破壞力與生命力的雙重感悟,也展現了創作者對自身社會性角色的一種體認和實踐,讓人們後續回顧2011年之創痛時,也有機會補讀當年櫻花 盛開的樣子,和生命美學不因鉅變或災厄而停擺的啟示意義。


Portraits Series (人像系列》
數位輸出、藝術微噴 尺寸因空間而定 Digital Print, Gidee Print Dimensions Variable 2016

自IF西側樓梯至205展間,牆面展出的圖像為亞洲各地演員、歌星等影視及流行文化界的人 物攝影,也是蜷川將其藝術創作和視覺美學,擴展到時尚設計與流行文化的跨界之作,此系列延伸了她自成一脈的創作思維,證釋亮麗表徵之下,演藝世界的慾望伏流。

出生成長於日本藝能界,看慣了舞臺上諸般人物風采的蜷川,對於鎂光燈背後原生的慾望,乃至於舞臺競爭的殘酷一面,也特別關注。「偶像」這個閃燥煩熠的發光體,可視為個人及社會慾望的化身,眾星拱月的光環後面是藝人之間的爭奇鬥艷,舞臺上真正繽紛演出的,是潮起潮落的嚴酷戲碼。

蜷川的人像攝影系列,雖以濃烈鮮豔的風格和色彩著稱,但重點不在拍攝對象是否外貌明豔或 妝扮嬌媚,而是通過人物角色與服裝場景的構設,以及光影色彩的鋪陳,透過鏡頭去發現和捕 捉他們原本的性格及魅力潛質,繼而將之提升至最高的境界。蜷川表示:「…其實我只是準備 了一個類劇場的舞臺,再加上一點點妄想,通過這個馳騎著想像的妄想劇場,誘發出拍攝對象 原生質素的釋放,既不諂媚拍攝對象,同時又能將其魅力徹底展現。」

《Male Portraits Series (男性肖像系列)》,有別於蜷川以舞臺和道具搭設華麗背景的作品,此糸列作品的拍攝選在日常性的場域,如飯店房間、個人臥室中進行,也因此,攝影者與被拍攝對象之間,不再是主客分明的關係,而存在著某種心理拉鋸的互動狀態。另外,相較於日本傳統社會慣用男性沙文主義的視角來拍攝和再現女性,蜷川則由女性觀點拍攝男性,除了開拓曰本攝影界罕見的主題,對如何觀看男人與描述男人,實際也提出了不同於以往的表達方式。這些取材於現實空間和真實環境中的男性,以一種信任的眼神和姿態面對鏡頭,呈現的是自然的性格和生活化的劇情,這些照片同時卸載了觀看者和被觀看者的心防,即使鏡頭和人物之間隔著 一段距離,感覺卻是相當親切自在的,這批訴諸當下直覺和情感的抓拍式攝影作品,具現了蜷川人像攝影不為人知的另一種魅力。


noir Series〈暗黑系列〉
透光片輸出 尺寸因空間而定 Transparent Film Dimensions Variable 2010-2015

有別於1樓通廊高彩飽滿的(FLOWER ADDICT(艷菊)窗景圖像,2樓走廊展出noir (暗黑糸列)》作品,以無彩色的影像,探討/呈現了視覺感知的兩極;耀眼的光線能使色彩搶眼突出,但也能讓陰影更加濃烈,蜷川相信藝術披露或探照的不應只是豔麗的世界,對於一些背後 的或陰暗的事物,同樣可用纖細的心和眼去加以鑑照或表現。

(Noir (暗黑系列)》作品,結合廊道的五扇大木窗,呈現生活拾景和城市街景的片段和灰階影像的精彩演出,反映著人間的情色慾望百態,誠如攝影家森山大道所說:「城市本身就是人 類慾望的集合體,街道就是反射所有慾望的劇場。」破碎、不完整的畫面,像是斷續不全的篇 章故事,蜷川實花透過鏡頭,在光線的遞移間表現出黑灰白的層次變化,她自言能從漆黑中看 見色彩,自光彩中感受黑暗,正是這樣敏銳和感性,賦予作品某種奧迷而耐人解讀的特性。


Male Portraits Series《男性尚像系列》
輸出:尺寸因空間而定 Inkjet Print Dimensions Variable 2016

《Male Portraits Series (男性肖像系列)》,有別於蜷川以舞臺和道具搭設華麗背景的作品,此糸列作品的拍攝選在日常性的場域,如飯店房間、個人臥室中進行,也因此,攝影者與被拍攝對象之間,不再是主客分明的關係,而存在著某種心理拉鋸的互動狀態。另外,相較於日本傳統社會慣用男性沙文主義的視角來拍攝和再現女性,蜷川則由女性觀點拍攝男性,除了開拓曰本攝影界罕見的主題,對如何觀看男人與描述男人,實際也提出了不同於以往的表達方式。這些取材於現實空間和真實環境中的男性,以一種信任的眼神和姿態面對鏡頭,呈現的是自然的性格和生活化的劇情,這些照片同時卸載了觀看者和被觀看者的心防,即使鏡頭和人物之間隔著 一段距離,感覺卻是相當親切自在的,這批訴諸當下直覺和情感的抓拍式攝影作品,具現了蜷川人像攝影不為人知的另一種魅力。


藝術微噴 鋁框 尺寸因空間而定 Giclee Print Aluminium Framed Dimensions Variable 2010-2014

蜷川以「攝影家」出道時,初試啼聲之作便是自拍像。然後,聲名鵲起,隨其知名度相繼而來 的,是如電影、廣告片拍攝之類的大型合作案。團隊合作其實也就是一種混雜的創作形態,在這當中如何找回個人保有自我,就變成了另一種考驗和挑戰。蜷川自2007年開始投入團隊導 向的電影創作,在執導電影之際,卻不斷湧起另一股自我尋找的欲望,彷彿外界的喧嚷繁囂,更讓人想回歸内心寂靜的沉澱,此糸列作品原本無意對外發表,僅是單純地為自己而拍,所以沒有任何偽裝或武裝,只有赤裸、本我、真純的蜷川。這批自拍照的質地和內涵,誠如她的父親,日本劇場大師蜷川幸雄於《Self-image (自拍像)》攝影集中,所寫的一段文字:「…這就是 當一個人設法包容這個世界、設法讓自己融入這個世界時才會展現出的本質」。


PLANT A TREE Series《種一棵樹系列》

203-2展間牆面、地面皆以黑色為主調,呼應蜷川(PLANT A TREE Series (種一棵樹糸列)》所呈現的櫻之輕柔和情之沉重。

此系列作品攝2010年春天的東京賞櫻勝地目黑川,後收錄於2011年發行之攝影集《PLANT A TREE》。蜷川以數小時拍下櫻花散落之際的樣貌,畫面中櫻花紛飛似雪飄落河面,黑暗沉著的背景,映現出一片壯闊卻清冷的無邊漫漶;藝術家透過直觀的自然影像寄寓/封存了當下的 時光、情感、和記憶。這不是花期將盡而搶鏡頭的櫻吹雪,而是承載了那一天、那一刻的極度 感傷而拍攝完成的心像之作。


noir Series (暗黑系列)
數位輸出、藝術微噴 尺寸因空間而定 Digital Print, Giclee Print Dimensions Variable 2010-2015

202展間以及中樓梯展出的(noir Series (暗黑系列)》,選自2010年發行之攝影集《noir》,與二樓長廊窗景之新作同為一糸列作品。拍攝題材包括生物、自然、人工化的千奇百態,雖為彩色 作品,相較於明亮斑斕的花、金魚、菊等糸列,卻顯得黑暗而濃重。蜷川描述:「閃耀眩目的 光線,黑暗靜靜地從中滲流而出,每當捕捉到那樣的黑暗,我心中總是一陣空虛的恍惚,…若 仔細凝望,有一種令人喘不過氣的窒息感,畫面中數以萬計的生與死映入眼簾——萬物的屍體成為人類的餐中食、花朵凋謝前總是奮力綻放、寵物受人豢養卻身處於籠中供人賞玩…,生命 的姿態是如此地無情而耀眼。然而,新生命仍前仆後繼地誕生,同時,也一天一天地邁向死亡…, 這日復一曰令人無感的曰子,我仍得奮力地活下去」。《noir Series (暗黑糸列)》,敢情是蜷川自生命哲學與生活美學中有感而發的一種人生宣言!


TAKE OVER  THE  WORLD〈體世界〉

201展間以落地的簾幕、菱形圖案的門柱,以及門額上的「MIKALAND」華麗匾額,建構了 一個歡樂取向的蜷川樂圜外觀。内部展間為雙重八角形的空間設計,紗幕的天空中,懸吊著七 彩復古的燈籠,依照動線先後出現在外層展間的是攝影區、服飾區、文創區、年表及文獻區, 內層展區則藉由七面投影,呈現蜷川歷年MV、短片、電視廣告、電影等剪輯連播之31部動 態影像。這整個空間透過各類影片、圖像、商品等炫麗合奏,展現了蜷川實花以此為基地征服 世界的企圖與心願。

蜷川自藝術創作開始便積極地將作品商品化。即便遭受評論家的批評,並有因被過度消費而造成她自身與作品的快速凋零之風險,她仍選擇置身其中。她早有覺悟這世界就是由人類眾多欲 望所交織而成,因而不避諱地讓其作品進入普羅大眾市場。她自言:「我要讓人們在其生活周 遭都能輕易地取得『真正的藝術品』」。她認為昂貴的藝術品市場建構於少數高端消費者和特定 人士的評價,對她而言,小自設計一枝原子筆,大至裝飾一架飛機,只要能以作品接觸消費者, 藉此瞭解廣大群眾的欲望,她都會設法讓自己融入其中,從而獲至肯定。基於如此的信念,無 怪乎她會說:「我的夢想是征服世界」。

 

BackTop
合作夥伴
  • 小老婆汽機車資訊網
  • 新車市
  • PChome
  • LINE TODAY
  • ETtoday車雲
  • FSC